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这就是温州!占

发布时间:2022-03-23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这就是温州!

温州

一个足以代言改革开放时代的城市

很多时候却像是一个矛盾体

贫瘠与富有

出走与回归

闯荡与保守

儒雅与草莽

在它身上并存

山林静默,瓯江不语

从农耕时代旧梦流向经济发展前沿

不急不徐汇聚力量

不急不躁沉淀岁月

积蓄八百里浩荡之气奔流入海

一如这里的人们

谦逊无言,勤恳隐忍

终于收获繁荣与奇迹

千百年来

无论主动还是被动

温州人从未停下脚步去探索外部

在世界舞台展现风彩

温州世贸中心大厦

01

水如棋局连街陌

山似屏帷绕画楼

温州地处浙江东南部

东濒东海,南毗福建

西临雁荡山,与丽水相连

北隔括苍山,与台州接壤

是长三角中心区27城之一

浙闽之交

亿万年前

中生代燕山期

古太平洋板块向欧亚板块俯冲

挤压摩擦产生巨量热能

使上地壳熔融形成岩浆

岩浆沿断裂通道喷涌出地表

2020年12月,夏威夷基拉韦厄火山喷发

当时的环太平洋大陆边缘

广泛发生火山喷发

喷发结束后

地底岩浆房空虚

地表的火山失去支撑而下陷

地质学称此为破火山

这座古火山正是声名赫赫的雁荡山

雁荡山因地质演化和保存的完整性与系统性,而成为全球白垩纪破火山的典型代表

经历爆发、塌陷、复活、隆起

酸性的流纹质火山岩

覆盖在原始地貌上

熔岩台地经过亿万年的流水雕琢

边缘保留下屏风般的景观

被称为

其中以朝阳嶂最为壮观

高差逾百米

延伸逾千米

岩嶂上层层叠置的岩层

清晰勾勒出当年火山喷发的韵律

朝阳嶂

岩嶂继续被流水切割

退形成山峰

山峰聚集成峰丛

得江南山水之灵秀精致

峰峦连绵,峡谷深切,林木葱郁

沈括在《梦溪笔谈》中提到

“温州雁荡山,天下奇秀”

浙南名胜雁荡山史称中国“东南第一山”

山石被分裂成平行的节理组

每部分各抱地势

造型奇特,姿态万千,栩栩如生

剪刀峰

两崖对峙即为门

高耸200多米的垂直山壁

间距仅数米

产生强烈的竦峙效果

显胜门

山地中发育出充沛的水系

瀑布如素练悬空,倾泄而下

奇峰峭壁,飞瀑碧潭,构成层次丰富、动静有致的独特景观

汇聚成溪流

柔曲摆荡,缓急有度

江水澄碧,纯静柔和

楠溪江九曲蜿蜒,一路南下

泛舟漂游江上

近观郁郁滩林

远眺绵绵群山

楠溪江

在山地遍布的浙南

江畔的河漫滩相对平坦

又近水源,尤为珍贵

于是便诞生了一块温润之地,温州

逐水而居的原始人类

在此生存繁衍

聚成村落

壮大为县镇

再进化为城市

楠溪江两岸

另一边,百山祖西北麓发育出

浙江省第二大河流,瓯江

从浙南群山中迂回流淌

虽并不算宽阔

但全流域落差千米,水流湍急

瓯江上游(丽水市境内)滩多水急,人们造出木梭形的舴艋帆船

八百里瓯江

终于在下游和缓下来

编织出纵横水网

留下丰富的湿地资源

三垟湿地公园,被誉为“浙南威尼斯”

浩荡东去的瓯江

与南下的楠溪江

在江心屿交汇

出温州湾,入东海

瓯江入海口

尽管“七山二水一分田”

平原稀缺的温州

却拥有一片广袤的星辰大海

洞头岛海侵礁石

436个岛屿星罗棋布

355公里的海岸线凹凸曲折

破碎的大陆轮廓

成为岬湾交错的良港

苍南霞关渔港

成为海产养殖的良田

苍南大渔湾紫菜养殖

温州千年的故事

挣不脱与海的羁绊

温州人千年的精神内核

源于对出海的执着

炎亭湾金沙滩,晨雾中的渔船

02

东南之沃壤

一都之巨会

新石器时代晚期

先民在这里渔猎

他们制作的粗陶小碗,称为

又地处百越之地东端

这片土地得名东瓯

战国时,楚威王破越国

越遗民南迁瓯地

公元前221年

秦王政统一中原

划天下为36郡

温州属闽中郡

秦版图

生产方式相对原始的瓯越人

“水行而山处,以舟行车,以楫为马

往若飘风,去则难从”

又远离中原礼乐文明的熏陶

这里起初被视为荒蛮之地

《山海经》有“瓯居海中”之说

《战国策》形容其民为

“断发文身,错臂左衽,瓯越之民也”

春秋时期青铜鸠杖上断发文身的古越人像

秦末六国贵族起兵抗秦

驺摇率领瓯越吏民从诸侯反秦

楚汉之争中,加入刘邦阵营

因平秦佐汉有功

受汉高祖封海阳侯

汉惠帝三年(前192)

晋封为东海王,建都东瓯

驺摇善于治理,精勤开发

一改瓯人断发文身、食蛇蛙的风化

被推为“东瓯人文始祖”

为纪念驺摇开辟之功,人们在华盖山西麓建起东瓯王庙

建元三年(前138)

闽越王发兵攻东瓯

东瓯势困,向汉求救

武帝派出援兵

闽越兵退,东瓯之围旋解

率举国归降,悉迁于江淮之间

瓯越族逐渐融入汉族

东瓯故地则人迹寥寥

“地方千里,户仅四千三百”

泰顺古廊桥河滩边的萤火虫

东汉曾旌之乱

越人沿瓯江骚扰东南沿海

汉帝国为加强海防

在东瓯故地置永宁县

以控瓯江入海口

县治瓯江北岸贤宰乡(今永嘉县瓯北镇)

是为温州建县之始

三国时,孙吴以永宁为造船基地

洞头岛海面的工程船

两晋南北朝

永嘉之乱,衣冠南渡

中原士族给温州带来先进的生产技术

随着人口增加

东晋时升格为永嘉郡

建郡城于瓯江南岸

背山面水,便于防御

传说筑城时,有白鹿衔花而过之瑞兆

故又称“鹿城”

苍南县碗窑古村

在南下宗族、乡里的共同努力下

开垦农田,兴修水利

蚕桑业相当发达

培育的“八辈蚕”一年可产丝八次

史志中记载当时

“人勤于纺织

有夜浣纱而旦成布者,俗呼鸡鸣布”

瓯窑出产的青瓷胎体细腻

釉层滋润如玉

备受贵族青睐

东晋瓯窑青瓷牛形灯 / 浙江省博物馆

经过东晋、南朝200年的开发

永嘉郡变身东南沿海的新兴都市

在丘迟笔下

“控山带海,利兼水路

实东南之沃壤,一都之巨会”

青岙山望海楼,始建于南朝

唐高宗上元二年(675)

永嘉、安固(今瑞安)两县置温州

据《寰宇通志》载

“其地自温峤以南,恒温少寒,故名”

此为温州得名之始

苍坡古村

五代十国,中原离乱

唯有温州所属的吴越国治下

保境安民,专事生产

成就“苏湖熟,天下足”的繁华景象

宋初吴越王纳土降宋

又让江南躲过战争浩劫

在安定环境中

温州手工业得以发展

以造纸、造船、鞋革、绣品、漆器著称

商品经济的蓬勃发展

让城市从防御型向贸易型转变

出现南市(交易)北埠(交通)格局

描金堆漆舍利函,北宋温州漆器精品,出土于瑞安市仙岩寺

有宋一代,国际贸易由朝贡关系

转向市场经济,重利税

同时,因辽、金压迫北疆

西夏阻断西域

宋朝失去河西走廊控制权

路上丝路瘫痪,只得转向海运

开启了属于宋人的大航海时代

也开启了温州的黄金时代

温州成为港口重镇

被朝廷辟为对外贸易口岸

清末民初,瓯江上的帆船

形似帆船的温州大剧院

南宋,中原文明再次南迁

靖康之难,高宗仓皇南逃

途径临安(杭州)、越州(绍兴)

明州(宁波)、台州

最终驻泊温州江心屿

江心屿对面郭公山脚下

正是温州最大的造船场所在

驻跸期间,温州的造船业和海运业

让赵构大为所动,认定

“市舶之利最厚

若措置得当,所得动以百万计”

定都杭州后,他谋定国策

向海外招商,以拓海为战略

高宗寓居过的江心寺

朝廷设温州市舶司

每年造商船600余艘

江心屿成为航标岛

修东、西两塔,华灯高照

为海船出入导航

广受海外追捧的青瓷

从瓯江上游的龙泉窑出发

至温州港出口,走东洋

经往广州、泉州转口,下南洋

绍兴十九年(1149)

温州市舶司收入200万贯

占全国财政年度总收入的5%

江心屿西塔

海域大开后

南宋经济极速恢复

国土虽较北宋损失大半

但财政收入却全面超越北宋

浙闽沿海一线,成为王朝生命线

这一线上的宁波、温州、泉州等港口

成为天子府库的命门

洞头岛双抱岩,如同紧紧团结的温州人

元代,开设七大对外港口

泉州、庆元(宁波)、上海

澉浦(嘉兴)、广州、温州、杭州

朝廷在温州设立市舶转运司

日本、高丽、真腊、吕宋等国商人

络绎不绝

温州成为“番人荟萃”的通商口岸

拱北门(今拱辰门)外沿江一带

筑成“大石堤延袤数千尺”

堤旁建有两类码头

“以俟官舸”、“以达商船”

分别供官船和中外海舶停泊之用

洞头渔港七彩村,不输圣托尼里的浪漫

元末明初,日本政局混乱,诸侯林立

大量武士、浪人组成倭寇

不断侵扰中国沿海

明廷颁布诏令

百姓不得私自出海

海船改造成多橹快船,用于抗倭

温州设卫所,筑永昌堡防倭

海外贸易受挫

港口走向衰落

无法出海经商的温州人

转向更加精细化的手工业

织丝、棉纺、制革、制盐

开辟出大量盐田

延袤数百里,“居氓麟比为灶”

乐清南塘镇晒盐场

明末,实学思潮兴起

江南手工业进一步发展

市镇兴盛,市民阶层不断壮大

温州艰山海阻的地形

一方面限制其与内陆的联系

另一方面也让其摆脱重农抑商思想

工商业得以发展

出现恒记、翔丰等商号

朔门街,温州旧城中保留最完整的一条明清古街

清初,郑成功三次北伐均取道温州

清政府为隔绝东南沿海与郑氏联系

实行更严格的海禁

顺治十三年起

“片板不许下水,粒货不许越疆”

5年后又颁布迁界令

沿海居民一律向内地迁移30至50里

人民流离失所

渔业、盐业、手工业受到严重摧残

张振夔有诗记

“大江东抱海门斜,内徙曾焚七万家”

迷雾中的群山与城市

03

漳泉大贾飞樯集

粤海奇珍巨槛来

晚清,海洋文明向农耕文明发起挑战

在东西碰撞的历史背景下

1876年,《烟台条约》签订

辟温州为通商口岸

温州开埠,瓯海关成立

昔日中国最重要的码头之一

再度繁忙起来

轮船代替帆船

客运航线开通

连接上海、宁波、营口、厦门、港台

甚至新加坡、马来西亚

开埠后,瓯江上的船只

只是时过境迁

上海崛起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

江浙资本大量聚集上海

温州港未能发展起来

商品流通以上海的转口贸易为主

随着洋货源源不断涌入

洋行遍设大街小巷

“瓯为海国,市半洋商”

1929年,传教团开办的护士学校

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模式瓦解

温州卷入世界经济体系之中

洋布、卷烟、西药、火柴、肥皂

洋货行销

本土商人看到商机

开始经营洋行

吴百亨开设的西药房

开埠方便了人口流动

加速了温州人拥抱商业的进程

尽管前路充满未知艰险

很多温州人还是毅然远渡重洋

出海谋生

足迹遍及日本、南洋、欧洲、南美

欧洲城商区

温州学子纷纷走出国门

去海外求学

随着新式学堂开办,留洋学生归国

维新思想传播,机器生产理念普及

手工业者开始投资办厂

1893年,裕成茶厂开办

温州最早的近代民族工业诞生

不同于上海、武汉等城市的近代化

由外资和官僚资本主导

温州的工业化

出于商人的自发性和市场性

1926年,“白日擒雕牌”炼乳厂的注册商标

20世纪初,温州轮船招商分局、

邮政总局、电报局

大清银行分行和四明银行分行先后设立

在交通、通信和信贷方面

为民族工业创造了条件

进而兴起实业热潮

1933年的温州城

到一战期间

温州的工业部门已覆盖

制茶、棉织、制革、制药

电力、印刷、肥皂、火柴

轻工业占绝对优势

苏兴顺、陈玉记、裕春生等针织厂

兴业布厂、翰墨林印刷厂

广仁昌肥皂厂、普华电灯公司

他们的产品较之进口洋货,物美价廉

迅速打开市场,销路蒸蒸日上

西山瓷器厂

抗战爆发后

温州港口遭日寇严厉封锁

商品流通渠道切断

大量工商物资被掠夺

资金亏损殆尽,工业元气大伤

内战期间,物价持续猛涨

工业复兴计划纷纷搁浅

温州民族工业奄奄一息

被日军轰炸过的五马街,到处残垣断壁

1949年5月7日

温州和平解放

8月26日,温州设市

1950年代,温州首创“包产到户”

产量责任制的试验

调动农www.wangdang.com.cn民生产积极性

经济建设初显繁荣景象

乐清市磐石镇发电厂

但由于地缘政治关系紧张

临近台海前线的温州

鲜有国家重大工业项目布局

又经历了左倾错误、自然灾害等动荡

全国经济都陷入艰难境地

瑞安大桥

在不允许个体经营的年代

高度集中的经济体制

在浙南却不是密不透风

温州人灵活变通

采取“挂户经营”的办法

把个体工商户挂靠在公有企业下

开展采购、推销业务

车站大道的车河

1978年,体制松绑初现端倪

颇有经商头脑的温州桥头人

批发倒卖纽扣,被一抢而空

在巨大市场需求的强烈刺激下

桥头人走南闯北

纽扣生意越做越大

后来,桥头纽扣市场正式挂牌成立

小小的山镇成了全国纽扣枢纽

1980年12月11日,二十岁的温州女孩章华妹,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个体户。图片拍摄于她如今的店铺

温州商品经济带有强专营性和地域性

除了桥头纽扣

还有柳市电器、金乡徽章、萧江塑编

生产模式则是“前店后厂”

一条市街两边的排屋是店

屋后就是家庭工厂

1980年代的矾山街 / 陈岳正 摄

1982年,温州个体户超过10万

约占全国总数的1/10

30万经销员奔波全国

成为让国企头疼不已的“蝗虫大军”

他们带着家庭工作生产的小商品

到各城各乡推销

带回合同订单,通知生产

1987年,温州人早早就办起私人运输公司,开通国内长途客运班线 / 萧云集 摄

1984年,列入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

1985年,解放日报刊文

《温州的启示》

“乡镇工业看苏南,家庭工业看浙南

温州33万人从事家庭工业”

温州模式被正式提出

1986年,费孝通初探温州模式后

发表《小商品 大市场》一文

以一名社会学家的立场

对温州发展路径给予肯定

费孝通考察塘下家庭工业 / 浙江新闻

借此,这座城市在改革开放初期

冲在时代的潮头

完成初次资本积累

90年代初,南巡讲话

掀起温州的二次创业浪潮

粗陋的家庭工厂向现代公司转型

完成股份制改革

但仍有浓厚的家族色彩

1991年,温州街头的菲亚特出租车 / Patrick Zachmann 摄

而温州基因中强烈的外向性

继续让先富起来的温州人

集体去往外地

开商铺、办工厂、包工程

不同于初期的单打独斗

温商模式从个体商贩向商圈经营转换

温州店逐渐扩张成

温州村、温州街、温州商贸城

1996年,温州人韩传旺在杭州建设温州村

长春温州城

他们的足迹也延伸到欧洲

罗马、佛罗伦萨、巴黎、柏林

都有温商企业

意大利普拉托市

甚至被称为“欧洲的温州城”

电视剧《温州一家人》讲述了温州草根家庭在意大利的创业故事

但温州模式也存在深层次矛盾

工业进程领先而工业质量滞后

农村工业化领先而城市化滞后

温州货被打上“假冒劣质”标签

商店甚至挂出“本店不售温州货”的招牌

1987年夏天,杭州武林广场一把大火,把5000多双劣质温州皮鞋烧成灰烬

世纪之交

抱团的温商集中资金

四处寻找投资机会

适逢国内房产市场起步

房价处于上涨阶段

他们嗅到新的商机

利用手中的巨量资本和商业贷款

大举进入楼市

起初瞄准上海

后来走向全国各地

炒房团所到之处

房价一路狂飙

他们再抛售套现,获取暴利

越来越多温州人由实入虚

远离实业,转而向“炒”

为2008年的惨跌埋下伏笔

2001年8月18日,第一个温州购房团浩浩荡荡开赴上海,三天买走了100多套房子,5000多万元现金砸向上海楼市

当金融危机呼啸而来

众多民企资金链断裂

温州深陷泥潭

2011年的跑路潮

更是把温州推上风口浪尖

“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倒闭了!

老板带小姨子跑路了!”

洗脑神曲风靡全国

神曲里的情节

确是当年温州的真实写照

老板跑路,工人讨薪无门

炒房团、倒闭潮、地下钱庄……

诸多负面新闻

引来温州模式的污名化、妖魔化

温州经济总量在全国的排名

也从鼎盛时期的20名跌落到50名

倒是同在浙江的义乌

就像当年的温州一样

靠着小商品名满天下

创造了义乌经验

义乌国际商贸城

温州真的日暮途穷了吗?

自然没有

就像从丘陵间蜿蜒入海的瓯江一样

温州人见惯了崎岖坎坷

不管有多少阻隔

他们都坚信一定能找到出路

永嘉县山路

2013年起温州经济触底反弹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设立

构建社会信用体系

规范民间融资监管

如今,银行业不良率

已从4.69%降至1.14%

世贸中心

民营企业重新振作

曾经的质量信誉崩盘和资金危机

也淘汰了一批落后的工厂

留下了脚踏实地的企业

奥康皮鞋工厂

正泰电器生产线

过去被忽略的城建也重新动工

轨交建设和市容整改

让温州实现惊喜蜕变

南塘街风貌区与南塘大桥

而在如今这个焕然一新的温州之外

还有一个“温州”

那是200万在异国他乡打拼的温州人

组建起的一座精神城市

9万余家温企掘金上海滩

均瑶集团、飞科电器、胜华电缆

都是A股龙头

上海民企100强榜单上,永远活跃着温商身影

不止于温州人最擅长的制造业

在服务业领域

沈亚在广州创办的唯品会

已成为中国第三大电商平台

沈亚(左三),1971年出生在温州鹿城

还有68.8万名温籍华侨

在世界131个国家和地区经商

创办了数万家企业

年收入达数千亿元

温商在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越南

布局境外经贸合作区

是拥有国家级境外园区最多的地级市

越南龙江经贸合作区

温商的回归

带回了境外资本、技术

法国施耐德、美国通用电气等

世界级产业巨头来温合资合作

瓯越大桥

04

自言长官如灵运

能使江山似永嘉

中原文明数次南渡

不仅解锁了温州的财富密码

也为它注入长盛不衰的文脉

文人与浙南山水相遇

叩开了山水诗派的大门

萌生了永嘉学派的发端

隆山公园

南朝宋武帝年间(422)

谢灵运贬谪永嘉太守

永嘉山水激发的诗情

成就了他山水诗鼻祖的地位

永嘉山水也因此名扬天下

“岩下云方合,花上露犹泫”

“涧委水屡迷,林迥岩逾密”

灵岩寺

被谢公的吟咏所吸引

王羲之、孟浩然、王维、陆游等

后世文人慕名而至

他们或徜徉楠溪江口

或深入雁荡山腹地

留下无数诗篇

闲敲棋子落灯花,是永嘉四灵之一赵师秀的名句

李清照避金军流离温州,写下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文天祥自元兵押解途中脱险

留居温州中川寺,感慨

“罗浮山下雪来未,扬子江心月照谁”

江心屿上,文天祥祠

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李可染

也都为永嘉山水留下墨宝

清代钱维城《雁荡图》长卷,2010年以1.3亿元拍出

山川环绕的温州

环境相对闭塞也相对自由

激发这里的人们

向外求索、向内思辨

净光塔

唐代,鹿城的永嘉禅师

听闻六祖惠能大师精通佛理

毅然南下韶州(今广东韶关)

在曹溪宝林寺修行禅宗

正如永嘉大师传世的《证道歌》

“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

他带着温州人的谦逊和开放意识

踏上对外交流之路

松台广场永嘉大师塑像

在内,钟灵毓秀的山水

以及不断累积的民富

让南宋时的温州成为人文荟萃之地

诞生了最重要的儒家学派之一

永嘉学派

提出“事功”思想

主张“经世致用,义利并举”

从宋元到明清

袁枚、阮元、魏源、江湜

大批思想家来到温州

科考启智、传道讲学

黄宗羲评价道

“永嘉之学,教人就事上理会

步步着实,言之必使可行”

这也正是千年温州的气质所在

城南大道、新城大道交口,“物华天宝”环岛

永嘉学派的“事功”内核

日后幻化为温州的商业精神

“以利和义,不以义抑利”

也许正是温州人务实的源头

也是他们在商业实践中成功的关键

苍南县金乡镇,“九月半”文化节,63米巨龙助阵巡游

到了近现代

温州展示出一个海洋城市

对外来科技文化的兼容并包

开埠通商,西风东渐

西方建筑、宗教、医疗、教育进入温州

城西基督教堂

定理医院、董若望医院

艺文中学、温州师范学堂

西医、新学在温州很快被接纳

孔庙都开始改建为西式学堂

温州师范学堂

瓯海医院

街道上也模仿上海

建起大量带有西式符号的商铺、住宅

施造工程的主体也有洋人、官绅

逐步转为工商业实业家

“习染洋派,尽变旧规”

也许正是温州民族资本

能够迅速抓住时机长足发展的原因

五马街

改革开放走在前列的温州

经济率先腾飞,也最早接触到潮流文化

在市民层面,温州变得时尚

“其俗务外饰而好游观,宴会必丰腆”

爱美似乎是温州人的天性

外来新潮事物抢滩登陆温州

很大程度上迎合了

温州人重奢靡、讲排场的需要

1991年,温州台球厅时髦的男女 / Patrick Zachmann 摄

教父级化妆师毛戈平是温州人。1999年,他为龙港农村妇女举办化妆讲座

05

惜无同怀客

共登青云梯

千百年来,土地稀少的人地矛盾

催生经商的尝试

催生向外的渴望

《宋史地理志》概括两浙路

“人性柔慧,善进取,急图利

而奇技之巧出焉”

莫言则更犀利地指出

“地球上也许有鸟儿去不了的地方

但是没有温州人去不了的地方”

永嘉县茗岙乡梯田的油菜花海

这种白手起家、无所畏惧的果敢

恐怕全国城市无出其右

温州人的确擅长赚钱、擅长走出去

而当发财的老板们风尘仆仆地归来

最撩拨人心的恐怕还是

那一碗糯米饭

那一碟江蟹生

温州人的性格底色里

永远少不了对家乡食物的长情

毕竟生意再忙,也得回家吃饭

温州小吃灯盏糕

温州方言虽晦涩难懂

温州食物却简单直接

清早天光

(温州话里“天光”即早餐)

温州人餐桌上迎来两大主角

糯米饭、猪脏粉

早点铺

提前泡好的糯米,沥干水分

入蒸屉大火炊熟,粒粒分明

根据食客口味,可盐可甜

咸口浇入肉臊

撒入肉松、榨菜碎、咸蛋黄、油条碎

酥脆油润,满口留香

咸糯米饭

甜口则以猪油打底

裹上芝麻,撒入细密的桂花

软糯香甜,最适合江南深秋时节

甜糯米饭

糯米粢饭在长三角普遍流行

猪脏粉就是独属温州人的快乐

主料肥肠和大部分浙菜原料相比

就要生猛很多

再搭配几块新鲜猪血

猪骨熬制浓汤,浇入粉中

化开肥肠的厚重口味、猪血的细嫩口感

再缠绕上米粉的顺滑

搭配上豆瓣辣酱的咸香

无论清晨深宵、故土他乡

猪脏粉是温州人心头的白月光

猪脏粉

瓯菜多海味,活杀活烧

口味清鲜,淡而不薄

既有浙菜的共性

也有自己的特色

不管是烟火气的饭摊排档

还是大隐于市的私房餐厅

追求食材本味是心照不宣的法则

黄酒蒸黄鱼

白灼虾

温州人沉迷吃蟹

老饕苏轼有诗云

“半壳含黄宜点酒,两螯斫雪劝加餐”

说的就是蝤蠓(锯缘青蟹)

瓯江入海口、咸淡水交汇处的灵昆

出产最佳蝤蠓

肉质肥美,奇鲜无比

中秋前后蟹黄最为丰满

秋风响,蟹脚痒

淋上标配酱油醋

清蒸一下,就是人间绝味

有经验的食客深谙

蝤蠓最鲜之处不在蟹壳内

而在大蟹钳和小蟹腿

小心翼翼嗦出

细品丝丝鲜甜

清蒸就足够美味

更有名的江蟹生

瓯菜冷食里的经典代表

温州人以精细的刀工

将梭子蟹大卸八块

生蟹用白酒浸泡

再以酱油、黄酒、醋、糖等调味

入口酸、甜、鲜、咸

五味俱全,更嫩滑无比

江蟹生

鱼圆,是温州特色的鱼丸

但它一点也不圆

鱼茸和番薯粉混合

鱼肉负责提供鲜味

粉类提升筋道口感

刮出不规则的长条状

虽与规整丸子相比其貌不扬

但与汤的接触面积更大,更易入味

很符合温州人的实用主义

鱼圆汤

三丝敲鱼则是更进阶的吃法

也是瓯菜三绝之一

“三丝”是指熬制高汤的原料

鸡丝、火腿丝、香菇丝

“敲”是指鱼肉要反复几十次捶打

滑嫩的东海鮸鱼经过锤炼

变得结实紧致,薄如蝉翼

切条,汆熟,与高汤融为一体

口感丰腴

三丝敲鱼,鲜而清澈

温州人会吃,也会赚

一席盛宴,从山珍到海味

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生意自然水到渠成

温州私房餐厅

温州依然是那个温州

纵使时局变迁几次更换这里的容貌

它因草根而生

萌动于改革开放之前

发轫于80年代

狂飙在90年代

迷惘在危机中

现在又迎来复苏

它所代表的中国民营经济

仍然是撑起中国经济增长的脊梁

也是增进民富的最佳手段

它从改革的混沌中闯出一条路

带着一股强大的力量

奔而向前,驰而不息

出海

-end-

策 划 | 王海涛、赖颢宁

撰 稿 | 钱琪瑶

地图编辑 | 钱琪瑶

排 版 | 钱琪瑶

配图来源 | 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