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10000000人,70%不到30岁,他们该怎么办?敬

发布时间:2022-04-07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10000000人,70%不到30岁,他们该怎么办?

本文首发于《瞭望东方周刊》总第838期,原题为《校外教培员工何处去》。

文丨丁睿?编辑 覃柳笛?

数据显示,我国教培从业人员近1000万,超过七成为30岁以下群体。“跳出去还是等等看?”身处漩涡中心,何去何从的抉择摆在了他们面前。

6月4日,北京,在银网中心大厦内,某培训机构内空无一人。

“从今天开始失业在家啦!欢迎大家施舍。”鸿伟以戏谑的语气在朋友圈宣告了自己从北京某头部教培公司离职的情况。远在深圳的老同学小瞿也收拾起行李,和鸿伟前后脚离开了这个行业。想到自己不久前还受困于昏天黑地的加班,转眼间部门几乎整体“被转型”,小瞿一时感慨万千。

几个月前,这个在疫情期间突破万亿市值的行业还热钱涌动,“起薪30万,3年过100万”的口号,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年轻人跑步入场,理科状元、奥赛金牌得主、名校骄子并不鲜见。直到“双减”政策发布,一波大潮拍打了整个行业。

曾经跑步入场的教培年轻人,又该何去何从?

漩涡中心

“其实3月www.xinjiudu.cn份的时候,大家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出异样。因为今年春学校已经复课,教培机构却不允许线下营业。”

直到4月,办公室同事私下对鸿伟说,“今年风头不对”。

在这家全国老牌的K12教育集团,氛围有点像风暴来临前的平静,同事们开始在茶水时间讨论,“今年整顿力度会不会特别大?会不会裁员?如果裁员的话,会不会裁到自己?”

暑假前后整顿教培行业,已经成为公司老员工心照不宣的惯例。然而,今年国家严肃整顿教培行业的决心与力度远远超过鸿伟和同事们的判断。

7月,“靴子”落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为“双减”),其中对校外培训机构运营的限定和业务的指引尤为突出,教培行业进入严规制、强监管时代已成定局。

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培训被行业简称为K9教培,也是当下教培行业的基本盘与现金奶牛,供养出了大部分教培机构。“双减”政策发布之后,该类教培机构的生存空间被严格压缩。周末上补习班、假期语数外连轴转的补习日历即将成为历史。即便是工作日课程,关于课时时长、课程间隔的严格限定,也极大制约了教培机构的业务范围。

釜底抽薪的是,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资本化道路被彻底堵死。

鸿伟用一句话表达了心声:“以前想的是公司或者个人可能受到影响,现在是整个行业现有发展形态或将不复存在。”业界盛传,某头部英语培训机构创始人泪洒内部会场,成为行业巨变中的落寞缩影。

风云突变之后,热钱后撤,裁员大潮席卷整个教育培训行业。“猿辅导一周裁万人、学而思网校关八个基地”的媒体报道直白展现了教培裁员潮的蔓延。头部公司无法免于风暴,有的小企业与初创企业甚至原地解散,其导致的后续服务问题至今依然是舆论焦点。

数据显示,我国教培从业人员近1000万,超过七成为30岁以下群体。“跳出去还是等等看?”身处漩涡中心,何去何从的抉择摆在了他们面前。

在小瞿离职前,领导们相继找年轻人聊天,也有同事发问卷统计有意愿进入深圳公办学校的名单,以帮忙投递简历。稍早一点,公司针对名校生提供的“年包”(年收入保障)已经被取消,高薪无望。每个人都开始规划下一步,小瞿感叹:“放眼望去办公室里差不多空了,80%都被裁了,应届生一个不留。”

“应届生的转行成本比较低。”小瞿说,“所以领导优先裁掉了我们。”

智联招聘发布的教培行业人才供需变化趋势报告点出了行业整体巨变:2021年7月求职的教培背景人士中,51.4%为离职状态。以小瞿和鸿伟为代表,“双减”大潮下的教培年轻人步履匆匆。

8月31日,落在北京街头的某教培机构的袋子。

早生退意

远在“双减”政策发布前,小瞿已预感到,自己在这一行业坚持不了多久。她直白地评价:“教培不像是教育,更像一门用教育支撑的生意。”她发现行业普遍存在赚快钱的想法,很难说有教育情怀。

表面上“教育论”,实际上“致富经”,教培行业乱象早已为各界所深恶。今年全国两会上,诸多代表、委员都直指当前存在的教育培训乱象,包括培训机构虚假宣传、“烧钱”营销、恶性竞争、制造教育焦虑等。

从宣传到买课,“转化率”这一关键指标成为教培行业衡量一名主讲业绩的核心数据。通过免费或者低价“引流班”拉来用户,再逐步筛选、吸引部分家长续报“正价班”以达到盈利,这几乎是在线教育经营的经典套路。

鸿伟感慨道,“这个行业几乎是我所知的最‘吃’老师的行业”。小瞿的表达更为直白:“作为教培老师,知识被认为不是最重要的,你必须有特色,要么特别幽默,要么说话方式很受孩子喜欢。”

小瞿回忆,同事会在给小朋友上课时打扮得像儿童节目主持人,艰难地留住孩子目光。也有教培老师自我调侃:“自己与其说是教师,不如说是带有销售性质的培训师。”

“您来,我们培养您的孩子;您不来,我们培养您孩子的竞争对手!”小瞿觉得,这句广为人知的教培宣传语隐含着一种畸形逻辑:越鼓吹焦虑,越能带来流量。

“这带来的是内耗,实际上孩子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成长。”看着小学初段的孩子坐在电脑前跟着老师上课,小瞿有时候甚至怀疑,“他们提高的不是成绩,而是分数,是数字” 。小瞿本身接受过连续多年、多种形式的培训辅导,但当她成为教培链条中的一个环节,面对年龄越来越小的脸庞时,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是非常不对的”。

从幼儿园小班到高中毕业,从语数外等学科辅导到戏剧、演讲、游学等非学科提升,野蛮生长的教培行业发展出了超乎想象的业务范围。小瞿有时候自我反思道:“小朋友们周末也上课,寒暑假也上课,心不甘情不愿,这种补习真的培养起他们对学习的兴趣了吗?我们的工作真的有意义吗?”

毋庸讳言,教培行业利用新技术手段,为教育资源匮乏地区提供了高水平的教学服务,拉平了经济差距导致的教育鸿沟。然而,当行业被资本、流量裹挟向前,其发展方向已越来越偏离教育的初衷。

“大家事先都想象不到,培训机构的体量能够超过正规教育,能够整体性地忽悠了家长、绑架了教育,使得整个义务教育偏离了它的正常和正确的发展轨道……这种乱象的确是不能容忍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理事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杨东平在演讲中说。

小瞿时常感受到,行业内弥漫着对工作价值的怀疑情绪。知乎上有人提问:赚快钱的培训行业值得留恋吗?作为局内人,小瞿的想法很清晰,“这种乱象绝对不能持续。你可能不相信,我真的对‘双减’拍手叫好”。

接受采访时,鸿伟用“真的太声势浩大了”形容自己原公司的营销,并直言:“我们内心也知道我们行业没有帮助社会进步,大家内心上对行业整顿是比较支持的,甚至感到兴奋。”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些更复杂的情绪,“对于自己的前途和职业发展,还是有点迷茫”。

9月2日,北京市海淀区,巨人教育总部,家长正在办理退费、转课等相关业务。

寻找出路

这种割裂的心理,小瞿也曾体验过。“刚开始还觉得威胁不到自己,以为自己不会被裁。公司开始裁员之后,领导透露我可能比较危险。当行业整体性变动真正影响到自己的时候,最开始确实也迷茫,但最后想开了”。

目前,小瞿回到了北京,开启全职备考公务员的生活。

行业变天,上千万从业者面临选择。小瞿发现,有同事离职前已经拿到了头部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的offer,还有的在给公办学校海投简历。

鸿伟的同事们大多数都在“等等看”。智联招聘平台数据显示,7月教培行业求职者中, 61.6%的求职者依然期望能够从事教培行业。

即便在行业内,选择也各有差异。有人“等等看”,希望留在本公司,等待公司转型成功;也有人计划跳槽去教培行业的其他细分赛道,将学科培训的经验迁移到素质教育、职业教育;还有人准备开设高中阶段的小班课或者一对一家教,“目前还有政策空间”。

鸿伟认为“等等看”的现状背后,反映了教培从业者能力培养的局限性:“据我观察,教培行业是职业发展的一个洼地,很难跨行业。很多人不是不想跳出这个行业,而是能力上跳出不了” 。

教培行业的低门槛屡被媒体报道,“很容易进入,也很容易被取代”。“双减”政策尘埃落定之后,“教培还是个好行业吗”这个方向性的问题困扰着大部分从业者。

与此同时,转行的教培人中年轻人居多,“越年轻转行的成本与阻力越低”。智联招聘相关数据显示,“双减”政策发布之后,从教培行业涌入求职市场的人群中,30岁以下占比71%。

拉勾招聘统计后台数据发现,在线教育人才对于互联网内再就业的兴趣浓厚。此外,智联招聘相关报告显示,政府/公共事业/非盈利机构、电子商务、计算机软件等领域,也是教培行业求职者的转行选择。不乏有人考虑从“编外教育者”变成“编内教师”,进入公办学校。

选项丰富,却也要付出实实在在的汗水。

无论是留在行业内,还是流入其他行业,都有着实实在在的隐忧。一方面,压缩后的教培行业无法供养如此多的人才;另一方面,如果选择转行,自身能力与职业的匹配性又令人担忧。

面对职业能力焦虑,鸿伟选择了考博“继续深造”。小瞿则在备考公务员的过程中放慢了生活节奏,给予自己更多的独立思考空间。

年轻人在乘风破浪,行业也在探索前行。

告别资本,教培需要重新回归教育本质。经济与社会、校内与校外的新平衡关系也需要重新建立。“校外培训应摆脱路径依赖、降低经济利益预期、秉持教育初心、守好有益补充的定位,为教育强国建设贡献更大的力量。”教育部发言人就“双减”政策答记者问时说。

“我读书的时候参加过很多补课,但是我现在长大了,还是希望孩子们多去见见阳光。也许我不可避免地走了一段弯路,但是也没关系。”从教培行业匆匆而过,不到一年的职业生涯仿似一段探险,让小瞿对自我和社会有了更多的认识,“一个人必须考虑时代的方向,把自己融入时代浪潮中” 。

监制:夏宇

编辑:顾佳

制作:张静、万宏蕾、郭赛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