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山寨降噪耳机乱象:有人给芯片魔改换皮,有人靠山寨一夜暴富榆

发布时间:2022-05-08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山寨降噪耳机乱象:有人给芯片魔改换皮,有人靠山寨一夜暴富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 韦世玮

编辑 | 心缘

TWS耳机市场的灰色地带,正进一步浮出水面。

智东西调查发现,白牌TWS耳机市场背后乱象丛生,比如声称具有主动降噪(ANC)功能的耳机经实际检测,并不具备降噪性能,甚至就连芯片都可以抹掉芯片号换个“马甲”来卖,骗不过的干脆就直接对软件信息下手……

这些现象,已是TWS耳机领域“公开的秘密”。但随着更多国内品牌玩家们举起价格屠刀,来势汹汹地冲进中低端市场,白牌TWS耳机的好日子,似乎快望得见尽头了。

比如百度399元TWS耳机的热销,8月18日一年一度的百度世界大会方才高调落幕,新发布的百度首款主动降噪TWS耳机——小度主动降噪智能耳机Pro就已卖空,加急补货。

事实上从去年底开始,整体TWS耳机市场的价格持续下探,以华为、OPPO、vivo、Redmi、魅族为代表的手机玩家,以及漫步者、斐耳(FIIL)、万魔等传统音频玩家,都陆续推出了500元以内的ANC TWS耳机。

苹果AirPods Pro引爆市场的两年后,ANC TWS耳机已进入新的竞争阶段。这厢品牌耳机玩家们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那边华强北厂商们却苦不堪言。

简单来说,现在许多华强北ANC TWS耳机都卖100元-500元不等,一两年前不少玩家还能趁着行业ANC技术尚未成熟,以各种低价高仿耳机挣得盆满钵满。

但现在品牌玩家以低价战杀到中低端市场,一定程度上也挤压了华强北玩家的市场空间,部分华强北玩家们为了生存,将更多目光和心思投向市场的灰色地带。

为了摸清华强北TWS耳机市场背后的灰色套路,智东西对华强北ANC TWS耳机供应链和玩法展开了深入挖掘,一幅山寨市场混战发展、小玩家们绞尽脑汁牟利的画面在眼前徐徐铺开。

一、价格战爆发强压下,部分小玩家“挂羊头卖狗肉”

在TWS耳机市场爆发的近两三年,白牌TWS耳机一直占据整体市场的大部分份额。

据旭日大数据统计,仅在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TWS耳机市场出货量达1.5亿副,中国地区出货量约1亿副,占比64%。其中,中国地区白牌耳机出货量约9000万副。

这意味着,2020年Q4中国市场的品牌TWS耳机出货量约1000万副,仅占白牌耳机出货量的九分之一。

白牌TWS耳机市场声势浩大的发展,让TWS耳机这一新兴品类得到了快速普及,尤其在品牌TWS耳机集中高端价位的早期市场,白牌耳机让更多消费者以低门槛的方式,体验到TWS耳机带来的便利。

与此同时,TWS耳机市场也给不少玩家带来了丰厚利润。据了解,以某电商售价约500元的耳机为例,单个耳机成本约21.5-35.5元,耳机仓成本约15-20元,其他组装、包装、壳料和测试费用约65-100元。

也就是说,售价约为500元的TWS耳机,实际零部件成本不到200元,加上约100-150元的制造和物料成本,厂商可以获得上百元的利润。

▲TWS耳机零部件及成本分析(来源www.to2nzlu.cn:鲸芯投资)

但近两年TWS耳机供应链的成熟和完善,使得技术红利慢慢消失,TWS耳机成本随之降低,掀起了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尤其是不少品牌TWS耳机玩家都加速打入中低端市场。

对许多TWS市场的小玩家来说,品牌TWS耳机玩家以低价战略狂飙突进,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死死地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小玩家们都在疯狂寻找突围之路。

有的人坚持花心思专研,提升产品质量和性价比;有的人为了抓紧收割一波快钱,起了歪心思。在这一混战加剧的环境下,一些曾暗藏于灰色地带的市场乱象也逐渐浮出水面。

今年7月初,央视的《每周质量报告》栏目就瞄准主动降噪耳机市场重拳出击,针对47家企业的60副主动降噪耳机进行了风险监测。结果发现,50%的降噪耳机降噪量不足,近40%宣称有降噪功能的产品,其实根本不支持主动降噪。

最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将风险监测的耳机产品认定为中等风险,认为这些降噪量不足的降噪耳机,可能会使消费者在嘈杂环境中调高音量,而噪声声压级过高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听力损伤风险。

▲市场监管局风险监测耳机的降噪曲线对比

但白牌TWS耳机的市场乱象并不止主动降噪性能的“缺斤短两”,还有高仿耳机芯片的“挂羊头卖狗肉”,而后者主要集中在高仿AirPods市场。

“毕竟今年生意不好做啊。”一位国内TWS耳机供应链人士无奈地感叹。

有供应链人士爆料称,为了赚取更多利润,有些厂家采取各种套路欺骗消费者,例如将具有前馈ANC的络达1562F芯片,充当成前反馈ANC都有的络达1562A芯片,并做成假“公牛三代”出售,也就是公牛版华强北AirPods三代。

络达1562A和1562F最大的差别在于降噪体验,前者为双麦克风降噪,降噪深度为35dB,后者为单麦克风降噪,降噪深度为25dB。尽管1562F的续航能力更好,但1562A整体降噪的稳定性,麦克风收音和通透效果都优于1562F。

据了解,这两款芯片在2020年底时,差价换位为20-30元左右。

▲华强北AirPods Pro公牛版

“之前更恐怖,有的厂家把芯片号磨掉,打上假的芯片号来买。”另一位供应链人士说,市场中不少商家将中科蓝讯5396芯片的型号磨掉,再打上1562型号假装成单馈降噪,而这两款芯片的差价约在2-3元,大批量出货的话差价不到2块。

除此之外,还有改耳机泄压孔、改软件信息“欺骗”芯片检测等操作,也是一些不良商家惯用的伎俩,让消费者防不胜防。

▲络达1562A悦虎版和1562A公牛版泄压孔对比(来源:基地数码科技)

这一系列骚操作下,不仅坑害了消费者权益,也侵蚀了不少同类价位自主品牌耳机的市场,打压他们的积极性,不利于国产自主品牌生态的健康发展。

二、山寨TWS耳机背后的供应链玩法

实际上,早期掌握山寨Airpods市场的财富密码很简单,首先在业内找到公模,也就是按照苹果AirPods外观一比一“复刻”的模具,保证做出来的产品外观和AirPods一模一样。

不过也有会有一些玩家为了避开风险,选择在AirPods外观基础上进行比例的放大或缩小,做成所谓的“中性模具”。

据腾讯深网报道,一些有资源的玩家在苹果新款AirPods正式发布前,就通过自己的渠道拿到了产品图纸,以提前赚取第一波快钱,而这些都已是行业“公开的秘密”。

在这条灰色产业链背后,哪些玩家又在里面充当着重要角色?基于不同方案下,眼花缭乱的山寨AirPods又有哪些区别?

长期以来,络达、中科蓝讯、杰理、瑞昱、恒玄科技和惠联等芯片原厂的解决方案,都受到不少山寨AirPods耳机玩家的青睐。尤其是络达的芯片解决方案,其更稳定的降噪效果、稳定性,以及Siri语音召唤等优势,也成为了每一代山寨AirPods耳机中“顶配版”的存在。

具体来看,在山寨AirPods一代更新到AirPods Pro(三代)的过程中,络达所供应的芯片型号主要为AB1536和AB1562两款,其中又分化出了1536U、1562F、1562A三款方案,目前这一届的“顶配版”为1562A。

络达1562A方案主要搭载了1562A芯片,13mm铜圈复合振膜喇叭,支持蓝牙5.2双模以及最大35dB的双麦克风混合降噪,并支持Siri语音召唤、通透模式、共享音频、IQ无线充电和真光感红外入耳检测。

▲络达AB1562A芯片主板

除了络达之外,中科蓝讯的蓝牙音频SoC也受到不少华强北玩家的喜爱,其中的代表是讯龙BT8892芯片。如前文所说,目前有部分厂商通过修改芯片号的方式,用中科蓝讯的芯片假冒络达芯片以欺骗消费者,其中不少厂商就选择了讯龙BT8892芯片。

该芯片与络达1562系列芯片相比,前者采用了RISC-V架构,支持DSP指令集,同时还具有前馈FF、后馈FB、混合降噪hybrid三种模式,降噪深度为30dB,并内置三路MIC信号放大器,以及高性能Delta-Sigma ADC,能为客户提供更加多样的降噪结构选择。但整体来看,讯龙BT8892芯片的降噪性能等效果仍稍逊于络达1562A,功能体验上会差一些。

据业内人士称,由于讯龙BT8892芯片能够写入络达固件信息,并“欺骗”检测软件,所以不少电商平台上售卖的搭载络达1562A、1562F方案的TWS耳机,就是中科蓝讯芯片的“换皮”,甚至还有专供的丝印芯片,丝印成本仅5毛钱。

▲中科蓝讯讯龙BT8892芯片主板(来源:一格青年)

位于珠海的杰理也是山寨TWS耳机市场中主要的芯片供应商之一,目前已推出了6936(D4)、6973(D8)等不同型号的主控芯片,“都是拼多多大军的最爱”。

▲杰理AC6936D真无线蓝牙耳机SOC芯片(来源:我爱音频网)

除此之外,恒玄的BES2300芯片是华强北TWS耳机市场中第一款具有空间音频的芯片方案。空间音频也叫环绕音频,简单来说就是能让人对空间声源位置产生全空间立体感知,例如我们在电影院或家庭影院中感受到被声场包围、气势恢宏的效果就是空间音频。

此外,BES2300芯片还支持自适应主动降噪和双模蓝牙5.0。不过有业内人士称,由于部分售后问题,目前恒玄的TWS耳机方案并不是华强北市场中的主流。

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持续优化和更新,不少华强北AirPods玩家都基于芯片推出了各种版本的高仿AirPods。

例如华强北二代AirPods耳机,就有络达1562M悦虎版本主板、络达1562M小猪佩奇主板、瑞昱8763版等多种方案;华强北三代AirPods常用的络达1562A方案,就有爱创立版、豪锐版、公牛版、翼虎版、悦虎版等多种版本,不同版本的稳定性、续航能力、降噪效果等细节也不同。

▲络达1562A和1562F版芯片对比(来源:B站up主“搞机少年志”)

三、暴风雨来临下行业之变与机:淘汰跟风、下沉市场

据供应链消息,与去年相比,今年白牌TWS耳机市场的增长十分有限。针对现在日趋激烈的ANC TWS耳机价格战,中国音响协会副秘书长杨春认为,虽然手机品牌占了品牌优势,但白牌玩家并不会消失,因为他们的优势在于更低的价格。

无论如何,在市场发展的现阶段,品牌TWS耳机价格战已成不可逆之势席卷白牌耳机市场。

那么,接下来具有ANC功能的TWS品牌耳机是否会像当年的手机一样,进入一个低价战的压力阶段?

“我觉得一定会有这么一个竞争惨烈的时期,事实上这个产业还没有经过充分竞争。”一位算法公司创始人认为,从今年到明年,大家也许会感觉到行业的上下链条都会有一个比较惨烈的竞争,从品牌厂到芯片公司,到下游的ODM和制造厂,再到相关服务商,价格竞争的势头会更加明显。

“竞争是好事情,因为这可能会把一些做‘me too’生意的人淘汰出市场。”他补充说。所谓“me too”,就是市场兴做什么就跟风做,并把价格做得更低,这是某些玩家的常规做法。

但如果这种市场状态长时间持续,也容易给一些有情怀、愿意做先进技术、做低投入的公司带来巨大压力。“虽然价格战让所有的参与者在中短期内都会感受到压力,但它的好处是可以阻止更多的人想要在这里捞快钱的想法。”他说。

一位国内品牌音频线产品负责人则从另外一个方面,与智东西分享了他对市场价格战的看法。

“整体来看,产业链的成熟导致产品成本的降低,对整个市场的普及还是有好处的。”他说,如果哪天TWS耳机能完全取代有线耳机,一年全球出货量达50亿,这个市场才是完全成熟了。

而价格战的好处正是催化市场。该负责人团队经调研发现,三线城市以下也有TWS耳机市场的需求,但这部分市场对产品成本和售价的要求非常苛刻。

“许多三到五线城市的用户,他们的手机可能也就1000元左右,如果让他花500元买一个TWS耳机是比较难的事。所以产品价格在200元甚至100元以下,才能在三线以下市场铺开。”他分析。

同时,这个市场体量远比现在一二线市场大得多,能抓住这部分用户的需求,也是为什么有些白牌产品能在国内外一些市场吃得更开,销量更大的原因。

不过目前为止,TWS耳机在三线以下市场还未流行,远未来到普及的程度。

这就意味着,三线以下城市用户对TWS耳机,包括蓝牙耳机的需求还处于一个未开发的状态,是未来市场增长的一个关键点。

最后从技术角度来看,价格战引发的主动降噪、语音唤醒等功能逐渐向中低端耳机下沉,将对TWS耳机的集成度、功耗等性能提出更高要求,新一轮的技术迭代将得以延续。

结语:TWS耳机市场洗牌已至

也许,我们此次了解的TWS耳机市场乱象还只是冰山一角。

作为一个新兴品类市场,TWS耳机行业的发展亦是个螺旋上升的过程,良性竞争和市场乱象相伴而行。尽管市场初期白牌混战、山寨AirPods横行,给消费者和市场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我们也不必彻底否定这一市场阶段,就像其他大火的新兴市场一样,困难和泡沫之下可能也孕育着机会。

目前看来,国内TWS耳机市场已逐渐步入洗牌阶段,尤其是品牌TWS耳机下沉低端市场加剧行业竞争,在刺激自主小品牌玩家逆势成长的同时,也将进一步挤压想挣快钱的玩家的利润空间,让整个市场环境逐步从“劣币驱逐良币”,转向“良币驱逐劣币”的正向发展。

但这条路最终该如何走,具体走向何方?亦是现阶段每个玩家都在思考、影响生死存亡的关键。